溫柔生產的願景

創造美好的生產經驗~

 

身為一名婦產科醫師,最大的幸運在於,我擁有很多機會見證新生命的誕生。寶寶降臨到人世的那一刻,父母的欣喜、感動滿滿地寫在臉上,那樣和諧的畫面,總會讓人情不自禁地也跟著開心起來。
我們都知道,女性為了孕育新生命,繁衍下一代,必須付出許多努力和代價。過去因為醫療及資訊的匱乏,甚至有「生得過,雞酒香;生不過,四塊板」的諺語,這也說明了女性生產所承擔的風險。隨著醫學與科技的進步,現在母嬰死亡率已逐步降低,我們不必像過去那樣擔心害怕,但是生產過程的不舒服與痛楚,卻還是讓女性承受很大的壓力。
 
每天和準媽媽們接觸,我可以了解到她們的擔憂與恐懼。因此,我開始思考:在安全的前提下,有無可能讓現行醫療措施更符合女性的需求,讓產婦不再那麼不安?事實上,台灣約有70%以上的孕婦是處於低風險的狀態,可以自然本能地產下寶寶。因此,我從客觀環境的改善開始做起,讓產房居家化,降低產婦的畏懼感。同時視產婦的狀態彈性調整常規的生產程序(例如選擇性的灌腸、會陰切開及胎兒心跳監測等),並鼓勵產婦的家人多參與。這樣施行下來,我發現準媽媽們通常會比較輕鬆自在,對於生產的過程也普遍感到比較滿意。
 
台灣目前已有越來越多人關注生產醫療化的問題,而歐美各國更是早就興起生產自主化的浪潮。本會以關懷女性的角度出發,提供許多產婦須知的醫學資訊,釐清許多醫療迷思,並分享各國婦女生產的多元選擇。當然,臺灣的醫療環境與國外不完全相同,孕婦在了解自己的需求後,仍須與醫生溝通,在醫療安全的前提下,選擇符合自己的生產方式。
 
生命的開始,應該是歡欣與喜悅。如果在懷孕的過程中,我們就能尊重生命的獨立與自由,讓女性擁有充分的資訊和選擇,再加上醫護人員的專業判斷,我相信,我們一定能創造更多安全、美好的生產經驗。
 
台灣溫柔生產推廣協會常務理事   黃光大
 
(摘錄/《溫柔生產》,芭芭拉‧哈波著,新自然主義出版;圖片提供/新自然主義股份有限公司)
 
期待溫柔多元的生產選擇
 
懷孕及生產對每一位婦女都具有重要且深刻的意義。一個正向的生產經驗是孕婦成為母親的重要事件,所謂「正向的生產經驗」是指產婦在被照護的過程中,可以滿足身體上及心理上的需要,同時擁有自尊與自主權。婦女生產時,應被視為一個人,而不是一個機器,也不是一個製造嬰兒的容器。尊重婦女是具有重要性、是有價值的人,同時確保婦女對生產過程感到滿意,這絕對是促使婦女堅強,進而強健社會的一個要件。
 
目前,台灣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孕婦都到醫院生產。在這裡數字背後,有個很有趣的現象:西方外籍產婦對自己的生產通常有很多的意見,她們的醫師也會鼓勵產婦多蒐集資訊、多溝通,因此台灣有些婦產醫院會提供英文的生產計畫,不過,中文版卻付之闕如。台灣婦女受限於醫療知識及資訊的限制,大多數人以為自己只能有一種選擇,因此通常會接受常規生產流程。這些常規導致太多的醫療介入,使得原本極其自然的生產過程變成了一條工廠的生產線。我們把機械、制式的步驟用在活生生、有感情的人身上,造成產婦有被剝奪自主、行動自由的感受,而且每個人都處在一種隨時可能剖腹生產的狀態。這些處置或許有其醫學上的作用,但是否每一位產婦都有必要接受?而這些常規究竟是為了方便醫院或醫療人員,還是產婦?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進一步深思、討論。
 
正常自然生產的婦女約占所有生產的百分之七十至八十,對這一群大多數的正常婦女,如果要使她們擁有正向的生產經驗,推行溫柔生產將是可行的方法之一。溫柔生產會把婦女的生產放在中心,婦女可以控制自己的生產,因此能對將發生的處置做決策,而不是由醫生或任何其他人來決定。在懷孕生產的過程中,把不必要的打擾減至最低,以婦女為中心,而醫師、護士、助產士都是協助者。此外,溫柔生產也是指母嬰服務必須基於良好的科學證據,包括科技與藥物的介入都需要有實證支持。溫柔生產的主要目的是符合婦女對生產的期望,讓婦女擁有正向的生產經驗與高滿意度,這對夫妻關係及未來的親子關係也會產生正面影響。
 
在推行溫柔生產以改善婦女的生產經驗,以及提升對婦女生產照護品質之時,我們需要有別於傳統對婦女生產的看法,例如目前在醫院常規的措施、我們如何看婦女生產,對婦女生產的信念等等,都需要有不一樣的思維,要由過去既有認識中,加入不同面向的思考。在這過程中即需要有更多的資訊,而《台灣溫柔生產推廣協會》引入不同的觀點,與歐美、日本等國的多元作法,值得我們參考。
台灣溫柔生產推廣協會   常務理事 郭素珍
 
(摘錄/《溫柔生產》,芭芭拉‧哈波著,新自然主義出版;圖片提供/新自然主義股份有限公司)